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電子郵件
熱點關注
站內搜索


合作網站
首頁 > 重點推薦
中國會計史研究現狀與未來展望

 

 付磊(教授/博導)  陳杰(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會計學院 北京 100026)

【摘要】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會計史研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我國會計史研究的領域和成果可分為中國會計通史研究、近現代中國會計史研究、會計專門史研究等類別。全國性的會計史研究機構在會計史研究中發揮了積極的作用。文章通過對我國會計史的研究,勾畫出了我國會計發展的基本脈絡,總結歸納了當代中國會計的歷史經驗。文章認為,我國會計史研究成果形式多樣并走向了世界,但仍需要提高對會計史研究的認識,補齊短板,開展合作,改進方法。

【關鍵詞】   會計史研究;成果;評價;展望

【中圖分類號】  F23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2-5812202008-0004-04

 

 

 

對任何一門學科來說,其發展史和思想史的研究都是重要的組成部分,是其理論研究的基礎,會計學也不例外。

會計史研究之所以必要,在于它可以提供會計發展的規律,以借鑒歷史經驗、遵循規律、推進會計事業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提到研究歷史的重要性:“歷史研究是一切社會科學的基礎,承擔著‘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的使命。……重視歷史、研究歷史、借鑒歷史,可以給人類帶來很多了解昨天、把握今天、開創明天的智慧”。“學史可以看成敗、鑒得失、知興替;……我們不僅要了解中國的歷史文化,還要睜眼看世界,了解世界上不同民族的歷史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華,從中獲得啟發,為我所用”?梢,會計史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會計史的研究,取得了可喜的成就。這些成就不但豐富了我國會計理論的建設,為會計改革提供了重要的參考,還鼓舞了會計史研究工作者的信心。

 

一、會計史研究的主要成果

我國近代的會計發展和會計理論研究落后于西方,會計史研究也一度落后。改革開放為我國會計史研究創造了前所未有的大好環境,會計史研究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一)關于中國會計(含審計、財務管理,下同)通史的研究。中國會計通史指的是中國會計從古至今(或至現代的某一時期)發展演變的歷史。改革開放以來,形成了一批中國會計歷史的研究成果,其中重要的有《中國會計史稿》(郭道揚,1982、1988)、《中國審計史》(李金華主編,2004、2005),等等。

(二)關于近代以來中國會計史的研究。近代以來中國會計史指的是近代以來(鴉片戰爭以來)或該時期內某一段時間中國會計的歷史。對這段時期的會計研究成果較多,專著成果有《中國近代會計審計史》(趙友良,1996)、《新中國企業財務管理發展史》(黃菊波,1996)、《新中國會計制度史》(付磊,2015)等;論文成果有“新中國會計工作的回顧”(楊紀琬、余秉堅,1988)、“企業制度變遷與會計發展”(付磊,2012)、“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會計模式的探索之路”(高一斌,2009年)、“我國會計監督發展的歷史進程”(韓傳模、張俊民,2010)及《中國會計改革三十年》(中國會計學會,2009)和《中國會計理論研究叢書——會計史專題》(中國會計學會會計史專業委員會,2000—2018)中的文章。

(三)關于世界會計史的研究。世界會計史研究指的是同時涉及中國與外國會計歷史的研究。這類研究一是研究范圍寬,古今中外無所不包,可使人們了解世界會計的總體發展過程,也適合用作教材;二是便于對中外會計發展做出比較,發現中外會計發展的異同。這類研究的重要成果如《會計發展史綱》(郭道揚,1984)、《會計史研究——歷史·現時·未來》(郭道揚,1999、2004、2008)、《世界審計史》(文碩,1990)等。除了上述著述外,該研究領域還有一些介紹其他國家會計、審計發展的論文。

(四)關于會計思想史的研究。從廣義上講,會計思想史是會計史的一部分,但它又與狹義的會計史不同。狹義的會計史主要指會計本身(會計實務或事件)的發展過程,會計思想史則指的是人們對會計的認知(包括會計理論)的發展過程。我國學者的會計思想史研究成果不多,主要有專著《新中國會計思想史》(陳信元、金楠,1998)、《會計思想史探索》(王海民,1998)、《中國古代官廳理財思想研究》(楊智杰,2009)、《民國會計思想研究》(宋麗智,2009);論文“新中國會計理論研究50年回顧”(葛家澍、劉峰,1999)、“中國企業會計準則思想演進原因的歷史考證”(劉常青,2017)等。

(五)關于會計專門史的研究。會計專門史研究指的是對歷史上某一時期、某一地區、某一行業的會計發展,某一會計事件或某一類會計問題進行的研究。這類研究的針對性強,容易深入,并為解決某一特殊會計問題提供歷史參考。這類研究由于研究對象相對集中,故而研究成果較多,如專著《文明古國的會計》(文碩,1986)、《產權會計史研究》(康均,2006)、《中國企業會計準則改革與發展》(劉玉廷,2010)、《以史為鏡——注冊會計師職業發展史》(余玉苗等,1997)、《中國現代交通運輸會計史》(鄭仁周等,2003)、《農墾70年財會制度史(1949—2017)》(朱崇明、劉廣潤主編,2017);論文“復式簿記起源歷史環境新論”(郭道揚,2009)、“20世紀早期的中國復式記賬”(付磊、劉志翔,2005)、“敦煌吐魯番會計文書的史料價值研究”(陳敏,2009)、“《商法調查案理由書》與清末會計”(付磊,2017)、“淺議我國林業會計的發展與變革”(柏連玉、宋書英,2000)、“黑龍江墾區會計發展五十年”(何汝琦,2000)、“江浙錢莊會計的歷史進步與啟示”(康均,2009)、“山西票號的資本制度及資本管理”(張麗云、郭睿,2005)等。

(六)關于人物傳記和人物會計思想。歷史是由人創造的,對歷史人物的研究從來就是歷史研究的一部分。遺憾的是,我國會計歷史人物的研究目前尚較缺乏,公開出版的研究成果不多,主要有:《潘序倫回憶錄》(潘序倫,1986)、《中國當代著名會計學家傳略》(永信現代會計研究所編,1994)、《楊紀琬教授會計學術思想研究》(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研究小組,2017),以及論文“天下未亂計先亂,天下欲治計乃治——楊時展教授的學術履歷、學術思想與學術年表簡編”(沈貞瑋、賀海燕,2009)等。

(七)關于會計史比較的研究。會計史比較研究采用對比的方法,尋求和發現中外會計歷史的異同,從中研究會計發展的規律。我國會計史比較研究的成果主要有專著《比較會計史學》(李孝林、孔慶林,2006)和一些相關論文。

(八)會計史譯著。改革開發以來,我國翻譯引進了大量國外會計理論專著與教材,開闊了國內會計界的眼界,拉近了與世界會計學術、實務的距離。翻譯引進的書籍中,有一批國外著名學者的會計史力作,包括:《會計思想史》(查特菲爾德著,文碩、董曉柏譯,1989)、《會計史》(海渥著,文碩、付磊譯,1991)、《美國會計史——會計的文化意義》(普雷維茨、莫里諾著,杜勝利等譯,2006)、《1900年前會計的演進》(利特爾頓著,宋小明等譯,2014)、《1925年前成本會計的演進》(加納著,宋小明等譯2014)、《賬戶的哲學》(斯特拉格著,許家林、劉霞譯)、《會計中的經濟學》(坎寧著,宋小明、謝盛紋譯,2014)等。

(九)會計史其他形式的研究成果。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會計史研究所取得的成果,還有一些既非專著,亦非論文,也不是教材的特殊形式,如各種工具書中的會計史的詞條、未公開發表的以會計史為題的碩士與博士學位論文、未公開發表的會計史料和重印的會計歷史名著等。其一,工具書中的會計史內容。一些會計工具書中以詞條的形式載有會計史方面的內容,介紹了中外會計發展過程中的重要事件、人物、組織、方法等,對普及會計史知識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也表現了編寫者對會計史的研究結果。如:《總會計師手冊·會計史》(沈云、余秉堅主編,1992)、《會計全書·中國會計史、西方會計史》(余秉堅主編,1999),等等。其二,會計資料匯編和會計年鑒。會計資料匯編是對某段時期我國會計重要法規、制度和重大事件的整理匯集,對了解我國會計的歷史情況很有幫助,如:《中國會計史資料匯編》(中國會計學會會計史料編寫組、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合編,1990)、《中國現代會計手冊》(楊紀琬主編,1988)中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會計大事記”,等等。會計資料匯編中還有一類匯集某時期會計研究文獻的資料,集中表現了該時期的會計研究成果,如由中國會計學會組織完成的“全面、系統地摘錄并整理二十年來中國會計各學科的研究成果”的《中國會計研究文獻摘編(1979—1999)》(中國會計學會編,2002)、《建國以來會計基本理論文章摘編》(葛家澍、吳水澎編,1983)等。會計年鑒是逐年編撰、連續出版的會計大型工具書。我國公開發行的會計年鑒只有中國財政雜志社編纂的《中國會計年鑒》,是全面了解中國會計工作情況的重要資料。其三,會計歷史名著重印。歷史上,我國曾產生過一些對會計發展有著重大影響的優秀著作,這些著作“對發展中國會計學術有重大啟蒙作用,重大先行,做出了重大貢獻乃至飲譽世界,……不僅僅是我國會計審計學術上的瑰寶,也是對我國豐富多彩的文化所僅留的空間起填補作用的瑰寶。”為了重現這些會計名著,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1993年出版了《中華會計思想寶庫》叢書第一輯,包括《連環賬譜》《銀行簿記學》和《無形資產論》三部書;此后立信會計出版社又在一些學者的策劃下于2009年出版了《會計經典叢書》,包括《簿記論》《連環賬譜》《銀行簿記學》《改良中式簿記概說》《無形資產論》《高級商業簿記教科書》六部書。這些會計歷史名著的重印,使人們有機會了解前人的學術思想,并能夠從中體察中國會計和會計思想發展的軌跡。其四,未公開發表的會計史研究資料和會計史博士論文。在會計史的研究中,還有一批具有較高價值但未公開發表的成果,如史料類的《會計史學習參考資料(第一輯)》《延安時期財會工作的回顧》;會計史博士論文《轉軌時期企業會計制度的演進》《論新中國會計制度的變遷》等。其五,會計博物館。近一二十年,全國各地興辦的會計(審計)博物館,收集陳列會計歷史資料,展現會計發展過程,傳播會計文化,有的還成為了會計史研究的基地,在會計史研究、宣傳中起到了特殊的作用,如上海立信會計金融學院的會計博物館、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中國會計史文博館等。

 

二、會計史教育

上世紀80年代起,部分高等財經院校相繼在本科、研究生層次開設會計史課程,如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天津財經大學、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湖南大學、山東財經大學、重慶理工大學等;還有的高校在碩士、博士教育層次設置了會計史研究方向,如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在開展會計史教育的過程中,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天津財經大學等高校編寫出版的影響較大的會計史教材、各校制定的各具特色的會計史教學計劃,為會計史教育奠定了基礎,是會計史教育不可或缺的成果。各種形式的會計史教育培育了學生的會計史素質,為我國的會計史研究積蓄了新生力量,在會計史研究中發揮了無可估量的作用。

 

三、對我國會計史研究的評價

對于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會計史研究、教育的進展,可以給予這樣的一些評價:

(一)勾畫了中國會計發展的基本脈絡。中國會計的發展與中國歷代的經濟、政治、法律、社會文化相聯系(近代后又受到西方的重大影響),有著自己的特點和規律,并對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產生了不可忽視的作用。對中國會計歷史的全面研究,對于弘揚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文化,認識自我,總結會計發展的歷史規律非常必要。這項工作理所當然地應當由中國人來完成。但是直至改革開放前,對中國會計歷史的研究一直零零散散,缺乏系統性和全面性。改革開放后,會計史研究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一批又一批研究成果勾畫出了中國會計上下數千年的基本脈絡,彌補了長期以來中國會計史研究的不足。其中,郭道揚教授《中國會計史稿》是中國會計發展史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成果!吨袊鴷嬍犯濉贩稚、下兩冊,依據大量歷史檔案、文獻和考古文物,分原始計量與記錄時代、夏商周時代、春秋戰國時代、秦漢時代、魏晉南北朝及隋代、唐宋時代、元明時代、清代、中華民國時期,系統地論述了自原始氏族社會開始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中國會計發展演變的輪廓,首次向全世界展現了中國這一文明古國會計發展的宏偉畫卷,是有史以來第一部系統、全面研究中國會計歷史的著作。自此,中國開始有了自己民族的會計歷史描述,中國會計的發展不再是無據可查的“盲史”。

(二)較全面地總結歸納了當代中國會計的歷史經驗。當代中國會計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至今的會計。當代會計對我國會計的今天及今后發展的影響最直接、最顯著,值得總結的經驗教訓最多,是會計史研究中的重點。中國會計學會會計史專業委員會(早期稱為會計史研究組)在其1988年成立之初曾提出開展會計史研究的重要指導思想之一是:既要全面研究中國、國外會計發展歷史,總結會計發展規律,又要堅持把研究工作的重點放在中國當代會計發展史方面,為現實服務。這一指導思想突出了會計史研究的現實價值和重點,指明了會計史研究人員的責任。人們重視歷史研究的作用,說到底是因為其有著“鑒前世之興衰,考當今之得失”(宋神宗對《資治通鑒》的評價)的作用,會計史研究同樣應當發揮這樣的作用。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會計事業前所未有,沒有參照樣板,只能依靠自己的摸索,這就特別需要認真總結和吸取新中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會計發展為我們留下的寶貴歷史經驗,以史為鑒,糾偏改正,盡可能地減少改革的盲目性,少走彎路;而如果缺乏歷史經驗的借鑒,則難免會重蹈覆轍,加大改革成本。經過多年的努力,中國當代會計史研究取得了大批成果,較全面地總結歸納了中國當代會計的歷史經驗,為會計改革提供了有價值的參考,當之無愧起到了會計史研究對現實會計工作和經濟建設應有的作用。

(三)成果形式多樣。中國會計史的研究成果不僅包括傳統的論文、專著,還包括一些其他形式,呈現出多元化的特點。如,比較有影響的有郭道揚教授發表的一系列連載論文,內容涵蓋二十世紀會計發展的歷史基礎,二十世紀會計發展的歷史進程,二十世紀會計組織部門建設的成就,會計準則建設——二十世紀法律制度中的創新之舉,二十世紀財務會計的發展——兼評財務與會計的關系,管理會計的產生與演進、走向宏觀經濟控制:二十世紀會計發展的新領域,興盛發展的審計事業,二十世紀中國的會計改革,二十世紀會計思想演進概說,二十世紀會計史研究和會計史學的創立等,對20世紀會計史的發展進行了系統闡述和評說。多種形式的會計史研究成果很必要,對于普及、傳播會計知識起到重要的作用,是會計史學術研究的助推器。

(四)會計史研究走向了世界。改革開放后中國的會計史研究成就斐然,不但成果數量比以前有著成倍的增長,學術價值也大大提高,取得了世界性的學術影響。例如,《中國會計史稿》被國外同行專家譽為“東方第一部會計史學專著”,被譯成日文、英文在國外出版,并被許多國家圖書館收藏;中國學者(含海外學者)撰寫的會計史研究論文多次被國際高級別期刊刊載;中國學者多次應邀參加國際會計史學術會議并宣讀論文,在國際性會計史學術團體擔任學術職務,等等。中國學者的會計史研究不再默默無聞,已經得到了世界學術界的認可,在世界上產生了影響。

 

四、對我國會計史研究的未來展望

我國的會計史研究在取得了成就的同時,仍然存在一些不足,今后需要在以下方面予以加強:

第一,提高認識。會計史既是對會計發展的回顧,更是對會計發展的經驗與教訓的總結。會計史研究能夠讓人們知道會計的發展變化過程,知道會計的今天是怎么來的,為什么是這樣,進而加深對會計的理解和認識。事實證明,如果對會計的發展過程缺乏認識,很難對當前的會計有準確的認識。會計史的研究能夠“總結歷史經驗,研究會計的發展規律;以史為鑒,對社會主義建設中的會計問題提出建議”。例如,中國會計學會會計史專業委員會歷年來的年會論文集,為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年、四十年和紀念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舉辦的各種學術活動中涌現的諸多論文成果,即為會計理論工作者、會計主管部門多方面地提供了具有較高價值的歷史參考。但也應該看到,當前社會對會計史研究的關注仍然不夠。造成這一狀況的原因,并非由于人們不理解會計史研究的意義,而是因為會計史研究周期長,出成果難,出優秀成果更困難,很多人不能忍受長期“坐冷板凳”的寂寞,不愿在收集整理歷史資料上下力氣,更不愿結合錯綜復雜的歷史環境對史料做反復深入的分析,因而對會計史研究敬而遠之。這需要進一步提高對會計史研究的認識,加大對會計史研究重要性的宣傳,更需要倡導踏實沉穩和下苦功夫做學問的風氣。除了研究者的努力,會計史研究還需要傳播媒體的支持。長期以來,包括《商業會計》在內的多家刊物發表了大量會計史研究論文,有力地支持了我國的會計史研究事業,希望相關學術期刊今后能夠為會計史研究成果的發表提供更多的機會。

第二,發揮作用。當前我國的經濟建設要堅持“目標導向、問題導向、結果導向”,這對會計史的研究也有啟發。會計作為一項應用型的社會科學和管理工作,對其研究(包括對會計史的研究),也要提倡目標導向、問題導向和結果導向。會計史研究的“目標導向”,就是要明確會計史研究的目的是什么,能起到什么作用;“問題導向”是要搞清楚當前研究的不足在哪里,有哪些需要集中精力解決的問題;“結果導向”則是要努力取得具有較高學術價值和現實借鑒性的成果,使研究工作受到學術界與實務部門的認可。任何一門學科史都是這門學科的基礎,例如,經濟史就是經濟學重要的基礎之一,會計史則是會計學的基礎性研究,能夠回答會計怎樣產生的、經歷了怎樣的過程、在歷史上發揮著怎樣的作用等基本問題。但也不能忽視會計史研究的現實性,應該重視會計史研究與經濟建設、文化建設的關系,摸索會計發展的規律,總結經驗教訓,為會計改革和會計工作提供歷史參考,為會計研究和會計教育提供基礎理論,努力使會計史研究具有更加鮮活的生命力,走向更加寬廣的世界。

第三,補齊短板。與任何領域的研究一樣,新中國會計史的研究也存在薄弱點,有短板。會計思想史就是新中國會計史研究中較明顯的短板。會計是人類一種有目的的行為,受人的思想的趨使,會計行為無非是會計思想在實踐中的體現。會計思想史揭示著人類開展會計活動的動機和對會計活動的認識的發展變化過程,同樣反映了會計發展的規律。脫離了會計思想研究的會計實務研究,容易見物不見人,理不清會計實務背后的思想根源,F有的會計史研究,以對歷史上的會計事件的研究為主,對會計思想發展過程的研究較少,對會計思想的系統性研究更是空白。今后在會計思想史研究上要加大投入,補齊這一短板。

第四,開展協作。作為一種管理活動,會計既受到環境的制約,又對社會經濟具有反作用,還反映了社會經濟的發展。會計史的研究不應該局限于研究會計本身的變化過程,還應該研究不同時期會計與社會的關系,否則會計史的研究會過于狹隘,降低應有的作用,也很難受到學界的關注。更好地發揮會計史研究的作用,需要開展與歷史、經濟史等各相關研究力量的協作,搭建平臺,相互交流,凝聚力量,擴展會計史的研究空間,提高會計史的研究水平。實際上,會計史與經濟史、管理史的關系是很密切的,近年來幾次跨學科的學術活動,如安徽大學、華中師范大學聯合舉辦的“中國企業經營和管理:近代以來的商業賬簿與企業會計”、上海立信會計金融學院舉辦的“絲路會計歷史文化國際研討會:當東方遇見西方”和“‘龍門賬’與中式復式賬法專家現場研討會”等會議,既體現了會計史與經濟史、管理史的關系,是會計史研究與經濟史、管理史研究協同“攻關”的成功事例,也表現了其他學科學者對會計史的興趣與關注。歷史界學者收集整理的大批中國近代民間會計賬簿、憑證、文書,如浙江石倉地區、河北太行山地區、山西晉商等地區和行業的會計文書,不但具有一般史學價值,也為會計史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史料,同樣表現了會計與臨近學科協同開展歷史研究的廣闊前景。

第五,改進方法。會計史研究是一種歷史研究,而歷史研究的方法在不斷改進。我國當前的會計史研究基本采用傳統的歷史考據方法和歷史比較方法,這既必要也有成效,但也需要嘗試研究方法的改進,引入和運用現代的歷史研究方法,如歷史統計方法、歷史計量方法等。新史研究方法的改進,可能會帶來會計史研究的變革,開創會計史研究的新天地。

 

 

 

 

【主要參考文獻】

[1]        郭道揚.中國會計史稿(上下冊)[M].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1982、1988.

[2]        楊紀琬.中國現代會計手冊[M].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1988.

[3]        項懷誠.新中國會計50年[M].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1999.

[4]        文碩.世界審計史[M].北京:中國審計出版社,1990.

[5]        中國會計學會.中國會計理論研究叢書——會計史專題[M].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00—2018.

[6]        付磊,劉志翔.20世紀早期的中國復式記賬[J].哈佛商業史評論(春季號),2005.

[7]        陳信元,金楠.新中國會計思想史[M].上海:上海財經大學出版社,1998.

[8]        付磊.新中國會計制度史[M].上海:立信會計出版社,2015.

[9]        邁克爾·查特菲爾德著,文碩、董曉柏等譯.會計思想史[M].北京:中國商業出版社,1989.

10  郭道揚.二十世紀會計大事評說[J.商業會計,1999,(2-12.

 

 

封面人物

付磊,男,管理學博士,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曾任首都經濟貿易大學會計學院院長、中國審計學會理事、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懲戒委員會委員、中國注冊會計師協會注冊管理委員會委員;現任中國商業會計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內部審計協會理事、中國會計學會會計史專業委員會主任、北京會計學會常務理事、北京總會計師協會學術委員;先后任十余家上市公司、大型企業獨立董事、財務和審計顧問;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主要研究方向為會計理論與會計史;在《會計研究》《管理世界》《哈佛商業史評論》等國內外重要學術期刊發表論文八十余篇,出版專著十二部、教材十余部,主持完成多項國家級、省部級科研教學課題,多次獲財政部、北京市等省部級科研教學獎勵。

文章刊登于《商業會計》2020年4月第8期

中國會計史研究現狀與未來展望.pdf

 

 相關鏈接:

版權所有 © 2005-2016《商業會計》雜志 圖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訂閱管理 投稿管理
copyright © COMMERCIAL ACCOUNTING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訂閱熱線:010-66095303(發行部)66095301(編輯部)66095331(傳真)
排列五今晚上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