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電子郵件
熱點關注
站內搜索


合作網站
首頁 > 文章導讀
踐行新理念推動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創新和發展

 

 

王偉(高級會計師)(中國移動通信集團福建有限公司 福建福州 350001)

【摘要】  文章從理論基礎、歷史沿革和與時俱進三個維度強化經濟責任審計的本質再認識,指出當前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工作發展過程中的五大矛盾關系。結合實踐過程中存在的突出矛盾,把握審計新規定亮點變化,堅持創新驅動,以黨建引領新高度、審計對象新分類、審計內容新拓展、審計方法新模式、審計報告新亮點、審計運用新要求的“六個新”為落腳點,探索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工作發展新途徑,促進經濟責任審計轉型升級。

【關鍵詞】   經濟責任審計;新理念;國有企業;創新發展   

【中圖分類號】  F239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2-5812202012-0016-05

 

 

經濟責任審計作為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審計形式,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經歷了初步探索時期(1985—1998年)、快速發展時期(1999—2005年)、深化發展時期(2006—2018年)和高質量發展時期(2019年至今),已經成為國有企事業單位的一項常規性審計。對經濟責任審計本質的認識,也隨著其在經濟社會發展中承擔責任和發揮作用的變化而不斷深化、豐富和發展,2019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黨政主要領導干部和國有企事業單位主要領導人員經濟責任審計規定》再次賦予了經濟責任審計新內涵。如何在新形勢下踐行經濟責任審計新理念,保障“關鍵少數”履行好國家受托責任,保障國有資本保值增值、推動國有企業順利實現轉型升級,其創新和發展路徑顯得尤為重要。

 

一、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的本質再認識

了解經濟社會發展變化,深刻把握時代特征,對經濟責任本質再認識,有助于進一步找準定位、理清思路、主動適應、創新發展。

(一)理論基礎:遵循內在規律,基于現實發展

1.受托責任理論。受托責任源于公司制發展的所有權與經營權相分離;審計又因受托責任而產生,本質是經濟監督;受托經濟責任審計源于20世紀80年代國有企業經營承包責任制的大力推行,所有者(即國家)賦予了經營管理者管理國有資產、做出部分經濟決策的權力;管理者需要向所有者承擔各項經濟責任。此時,受托責任指向了行為人本人即企業的主要領導人,這就需要對其履職情況進行評價,經濟責任審計應運而生。

2.權變理論。權變,即“權宜應變”,在不同時間、不同環境、不同狀況下,行事方式相應變化。具體到經濟責任審計來說,根據經營主體外部環境、行業發展、生命周期、組織結構和規模、管理職權等因素進行綜合考慮,不能千篇一律,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制定出符合自身經營特點的經濟責任審計工作體系。

3.免疫系統論。審計免疫系統論由審計署2008年提出,將仿生學的免疫系統應用于審計實踐,強調審計的預警、揭露、抵御功能。結合經濟責任審計,具體為:一是防御功能,確保國有資產安全、免遭損失;二是診斷功能,識別和分析存在的問題;三是預警功能,監控潛在風險點;四是處置功能,是風險處置的重要環節,消除和緩解已暴露的問題;五是修復功能,運用審計結果,采取有力措施修復隱患,促進經濟活動健康開展。

(二)歷史變革:逐步賦予更健全、完善的體系內涵,奠定良好工作基礎

經濟責任審計是基于我國國情而出現的,與國有企業的改革歷程相伴相生。1986年,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的《全民所有制工業企業廠長工作條例》首次探索離任經營成果審計;1999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國有企業及國有控股企業領導人員任期經濟責任審計暫行規定》為經濟責任審計提供了重要法律依據;2000年,審計署印發的《國有企業及國有控股企業領導人員任期經濟責任審計暫行規定實施細則》規范了工作細節;2010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黨政主要領導干部和國有企業領導人員經濟責任審計規定》和2011年中國內部審計協會發布的《企業內部經濟責任審計指南》實現了從有法可依向標準化發展;2014年,審計署印發的《黨政主要領導干部和國有企業領導人員經濟責任審計規定實施細則》使經濟責任審計逐步走向制度化、規范化;2019年7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經濟責任新規定為經濟責任審計內涵再次注入新鮮血液。在依法治國和行政、建設法治型政府理念下,各項法規賦予了經濟責任審計更健全、更完善的體系內涵,為審計工作的開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條件。

(三)與時俱進:適應經濟新常態,踐行國家治理觀

隨著我國國民經濟的高速發展,“互聯網+”、5G、物聯網、大數據等信息技術的發展,倒逼國有企業為適應新常態優化傳統經營模式和自我發展變革。國企作為國家經濟的命脈和公共服務的運營者,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經濟責任審計微觀上是管人管企業,宏觀上支撐反腐倡廉和經濟運行有條不紊。提高政治站位和改進創新、為企業規范運行保駕護航、服務國家治理是經濟責任審計的新常態。

 

二、經濟責任審計發展過程中存在的矛盾

(一)覆蓋面廣泛與審計資源有限之間的矛盾

截至2019年12月,國務院國資委監管的中央企業有96家。國有企業多數按“集團-省-市-縣”進行機構設置,以某通信運營商為例,其集團公司下屬的省、自治區、直轄市公司、境外公司、專業公司等數量合起來就有50多家,其下屬的中等規模的省份公司約有地市公司10多家、區縣公司80多家。有限的審計資源與繁重的經濟責任審計任務之間的矛盾始終存在(見圖1)。(圖略)

 

 (二)審計內容廣泛與現場審計時間短的矛盾

國有企業規模向大型綜合性方向發展、產業領域不斷延伸、地域覆蓋不斷擴大、業務管理復雜性大大增加,使得審計內容不斷增多,經濟責任審計已從傳統的財務收支審計轉向關鍵領域全覆蓋審計。在國有企業審計實踐中經濟責任審計現場時長一般為2—3周,審計點多線長面廣,涉及的人員、資料、程序均比較多,重大問題查深查透需耗費較多審計資源,有限的時間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審計質量的提升。

(三)公司信息系統繁雜與人員復合能力的矛盾

國有企業單模塊、單領域基礎管理的信息化程度較高,但多領域之間的系統接口未完全打通。龐雜的IT系統、海量的數據資源分散在各個部門之間,受部門、系統、數據聯動程度的影響,均存在著數據被分割與隔斷,傳遞、共享和整合力度不足的現象。經濟責任審計的復雜性和綜合性需要審計人員有跨領域數據獲取和分析的能力,現實中審計人員素質與實際要求仍有差距。

(四)傳統審計方式與新形勢下風險應對的矛盾

數據審計是近年來的研究和實踐熱點,不少企業已開始嘗試與運用,但整體機制的成熟程度參差不齊。尤其是經濟責任審計仍需要大量的現場審計,遠程審計雖實時高效,但仍存在基礎數據不全面、信息搜集缺失、審計程序不完善、審計證據難以固化等審計風險。

(五)審計成果運用與作用發揮低于預設的矛盾

在領導干部任用上,“先任后審”的現象依然普遍,“先審后任”并沒有得到有效的貫徹落實;任中審計制度重視與推行不足,審計結果對于領導干部選拔任用機制影響的權重還不夠。在整改上,審計滯后導致監督管理作用削弱,已離任領導和新上任領導對過往工作不會投入過多關注,導致審計問題屢查屢犯,影響整改成效等。

 

三、新時代下的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創新與發展路徑

結合實踐過程中存在的突出矛盾,我們在工作中把握審計新規定的亮點變化,堅持“六個新”的創新驅動,探索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工作發展新途徑、新舉措。

(一)黨建引領新高度——提高政治站位,推動黨建與審計深度融合

1.堅持黨建統領,突出戰略導向。黨的十九大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提出堅持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總體要求,經濟責任審計作為國有資產監督的重要抓手,在新時代擔負著強黨治企的新使命和新職能。高質量黨建引領企業高質量發展,如中國移動2019年11月2日在第三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上正式發布《構建高質量發展“力量大廈” 創建世界一流示范企業》報告,提出“黨建統領”是“力量大廈”之“頂”。經濟責任審計應與公司戰略同步,以高站位和全局觀謀劃統籌,助力全面從嚴治黨。

2.強化組織保障,打造審計尖兵。優化審計項目人員配置,由內部審計部門領導親自帶隊,組長以政治意識強的高級人員為主,組員由業務、財務、市場、法律、IT等各領域的骨干成員和黨員為主,提高審計隊伍的政治敏感性、權威性、復合性。

(二)審計對象新分類——分類管理,推動審計全覆蓋

1.及時跟進領導調整,做好滾動規劃。同步跟進企業領導人員調整管理。國企為進一步推動人才交流,提升干部選拔的全面性,會常態化開展“省到省”“市到市”等雙向交流,崗位調動較多。審計部門和人事部門應保持溝通,實時收集信息,了解任職情況。實時更新經濟責任審計滾動計劃表,對需開展的項目了然于胸,統籌安排并優先保障經濟責任審計資源。

2.實行分類管理,統籌審計資源分配。在“先審后離”原則難以落實的環境下,實行ABC分類管理方法,避免審計項目過于集中,也便于提高審計成效。對重大單位、重要崗位、任職時間長、生產經營總量大、群眾反映多、重大提拔等A類離任,前移監督關口,做到“先審、后離、再任”;對免職、辭退、退休等C類離任,實行“先離后審”;對其他因時間、人力、部門銜接等原因引發的B類離任,應最小化時間差影響。

3.“大經責+小專項”雙協同,高效推進全覆蓋。不同的管理層級經營風險側重點有所不同。多數國有企業實行“集團-省-市-縣”或“集團-區域公司-地市公司”等組織模式,隨著組織架構的縱向深入,領導管理權限逐級收窄但管理層人員卻逐級增加。在有限時限內實現每一層級經濟責任審計全覆蓋,存在一定難度。為此,應有效整合資源,以“量力而行、突出重點、保證質量”突破審計全覆蓋瓶頸。以某運營商的省級分公司為例,地市公司層面實行經濟責任全覆蓋;區縣公司層面,根據區縣領導權限歸屬和業務活動,聚焦工程建設、綜合管理、集團業務、市場營銷四大業務領域,保持末梢環節監督力度與深度的同時,更貼合實際、更有效率。

(三)審計內容新拓展——建立科學評價體系,努力實現精準審計

緊扣“領導干部”和“經濟責任”,厘清企業所處行業體制和管理形態,以領導干部權力運行為主線,遵循全面性、重要性、相關性的原則,既掌握核心業務的一般規律,又關注薄弱環節和異,F象,避免眉毛胡子一把抓,努力實現精準審計。如某運營商省分公司經過多年的實踐探索,形成“定量基礎指標+定性流程框架”的評價體系;A指標包含資產負債及損益指標、用戶及業務發展指標、資本開支及網絡能力指標、電信行業競爭力指標、經營業績考核得分指標、員工情況指標等。流程指標上,一級流程采取“4+1”模式,關注國家法規和公司制度執行、經營決策、內控管理、會計信息質量,同時跟進前期整改情況。二級流程將審計觸角延伸到公司經營的各個領域和專業,全面關注履職待遇、決策、財務、工程、營銷、合同等各個環節,實現對經營管理環節的全面監督。結合公司發展和領導干部履職特點,及時優化指標與調整評價側重點,形成操作性強的經濟責任評價體系(見圖2)。

(四)審計方法新模式——信息化助力,推進“遠程+現場”應用

大數據、云計算、AI、區塊鏈等技術已開展得如火如荼,智慧審計的實踐也越來越廣、越深。堅持科技強審,提高審計監督效率,可按“強化大數據思維-建設審計云中心-固化審計清單-形成審計監控模型-輸出持續審計結果-核實固化問題”的思路開展。

1.提高重視程度,樹立信息化審計理念。在同一行業或者同一企業系統中,經濟責任審計框架相對固定,項目頻率高、有規律,1個問題點基于N個項目做N次,完全可以通過大數據思維和系統性方法做1次解決N個項目;谠u價指標的可參考性和可復制性,經濟責任審計信息化具有較強的實踐可行性。比如在問卷調查環節,通過郵件或web的自動化工具,根據每個IP地址的應答次數或隨機分配的識別碼判斷填卷情況,替代現場紙質發放與統計,減少繁瑣的人工重復操作。

2.建立審計云中心,構建智慧審計體系。沒有審計數據來源,信息化審計猶如無源之水。IT系統繁雜、海量業務數據關聯度不高、部分關鍵數據保留期限有限、數據顆粒度無法滿足審計需求、部門溝通不暢等,造成審計工作的第一道關卡——“數據獲取”耗時耗力。審計部門應敏銳地把握數字化發展大趨勢,獲得領導層的支持,爭取審計資源,在公司戰略層面建立審計云數據中心。運用中臺思維,整合審計所需的財務、業務、客戶、銷售各類跨域跨系統業務流、管理流數據,定期采集并固化,形成經濟責任標準審計數據集。通過遠程訪問審計云服務平臺,使數據的提取、分析、挖掘更高效、更準確。

3.建立數據監控模型,實現風險識別;“總體分析、風險設定、發現疑點、分散核實”,開展數據監控和持續審計。結合審計經驗、思路、方法等,研判風險指標,預置風險規則和閾值并嵌入平臺,通過審計工具和數據分析技術進行對比、挖掘、可視化分析等,關注異動指標,實現全程自動化風險判斷,精準鎖定問題線索并將線索匯總在審計平臺。在數據監控基礎上,通過對這些審計線索做進一步歸納和整理,對于疑點大、共性強等問題以持續審計通報的方式向被審計單位做進一步的延伸審計、事實確認和反饋。通過平臺實現審計風險識別、詢證和整改反饋的關口前移,極大縮減現場審計時間(見表1)。

4.積極推動“遠程+現場”審計模式規;瘧。審計內部安排上,采取一對多“分析后端(1)+業務現場(N)”支撐模式,將信息化處理審計人員安排至審計后端不入駐審計實地現場,實現對現場審計的規;h程支撐,有利于合理調配審計資源,提升數據提取的便捷性。審計溝通上,審計組與被審計單位通過電話、遠程會議、線上協作、云平臺、電子郵件等方式,開展審計訪談、資料審閱、數據分析和問題溝通確認等工作,把現場審計時間用在關鍵處。審計工作應順應數字化轉型升級趨勢并主動變革,通過多樣化的方式循序漸進地培養自身及被審計單位的遠程審計工作習慣,化被動為主動。

(五)審計報告新亮點——共性與個性結合,提升可讀性和實用性

經濟責任審計報告是業務成果、審計質量、整改落實的重要載體,是編寫者、閱讀者和使用者之間的溝通橋梁。整體呈現上能夠兼顧共性需要,又突出審計對象的個性特點,增加報告的含金量和可讀性;在框架上機構全面又突出重點;在行文上綜合分析又深度凝練;在建議上言之有物又操作性強。

以某國有企業省分公司為例,審計報告采取“審計意見+評價基礎指標”和“管理建議書+整改明細表”的“1+1”雙報告模式。“審計意見”涵蓋被審計單位和領導的基本情況、審計范圍、經濟績效和經營責任的整體評價以及審計結論,并附上共性的可量化的經營績效指標表。針對經濟責任評價,通過“管理建議書”進一步展開,闡述審計過程中發現的具體問題,并提出切實可行的管理建議。通過雙報告模式做到全景式掃描、邏輯清晰并簡潔輸出(見下頁圖3)。(圖略)

(六)審計運用新要求——關口前移,嚴實促整改

一是推行先審后離,輔以任中審計,靈活安排促使關口前移,切實把審計結果運用到干部考核、任免、獎懲中。人力、紀檢等聯席部門應協調配合、共同推進、分工聯動,人事任免前征求審計意見而減少任免后通知審計部門去審計。對于任職長、資金使用多、數據監控中傾向性和苗頭性問題較為突出的單位領導干部,重點安排任中審計,使時間上更有彈性的同時,減輕離任審計的工作壓力。二是堅持問責與容錯機制并重。嚴格落實《中央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實施辦法(試行)》(國資委令第37號),清晰界定責任;同時注重保護干事創業積極性,貫徹落實“三個區分開來”,正確區分錯誤類型,做到客觀定責。三是從嚴從實督促整改。為避免“新官不理舊賬”,通過審計實務工作中跟進前期整改、審計報告中通報前期整改情況、將整改報告納入領導檔案等,多措并舉提高領導層對整改的推動力度,最小化事后監督帶來的審計成果流失。

綜上,新理念下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發展路徑概括起來如圖4所示。(圖略)

四、結束語

經濟責任審計作為審計核心業務之一,對于國有企業發展發揮了巨大的監督作用,在取得了長足發展的同時也存在一些制約因素。本文結合審計工作面臨的五大問題和內外部形勢的變化,提出了六大創新應對舉措,對推動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在新時期實現高起點謀劃、高標準起步、高質量推進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

 

【主要參考文獻】

[1]        陳偉,高杰,居江寧.基于大數據技術的經濟責任審計[J].財務與會計,2018,(21).

[2]        陳勇.打造企業內部經濟責任審計升級版[J].審計月刊,2019,(10).

[3]        丁陶晶.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信息化探析[J].商訊,2019,(25).

[4]        李冰.大數據環境下經濟責任審計信息化研究[J].市場周刊,2019,(21).

[5]        李健.“免疫系統”論的理論分析[J].審計月刊,2019,(1).

[6]        劉家義.論國家治理與國家審計[J].中國社會科學,2012,(6).

[7]        李唯易.對新常態下國有企業領導人經濟責任審計的思考[J].福建質量管理,2019,(16).

[8]        毛藝平,王坤.中央企業經濟責任審計應關注的重點內容[J].中國審計,2017,(16).

[9]        石建新,王芊.經濟責任審計轉型升級:聚焦責任與戰略[J].中國內部審計,2019,(1).

[10]      王慧.經濟責任審計創新與發展研討會綜述[J].審計研究,2019,(2).

[11]      楊建榮,董學成.新時代經濟責任審計發展戰略研究[J].審計研究,2019,(1).

[12]      趙桂陽.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結果相關問題的探析[J].商業會計,2014,(8).

 

 

【作者簡介】

  王偉,男,高級會計師,中國移動通信集團福建有限公司內審部總經理,福建省管理型會計領軍人才;研究方向:內部審計、財務管理、財務信息化。

 文章刊登于《商業會計》2020年6月第12期

踐行新理念推動國有企業經濟責任審計創新和發展.pdf

 相關鏈接:

版權所有 © 2005-2016《商業會計》雜志 圖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訂閱管理 投稿管理
copyright © COMMERCIAL ACCOUNTING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訂閱熱線:010-66095303(發行部)66095301(編輯部)66095331(傳真)
排列五今晚上开奖吗